走访一拉溪镇新兴村九月丰家庭农场

记者一行找到了永吉县九月丰家庭农场。场主肖建波家的院子,看起来像个小厂子:二层楼面的下层是敞开式的,像库房。侧厢盖了一溜板房,有几位农民在院里忙活着。院外,绿色玻璃房的催芽车间,今春曾搞过工厂化智能水稻育苗试验,这事当时还上了报纸。
 

记者自报家门后得知:肖建波不在家,去收割了。板房中一位年轻姑娘带着一身米饭的清香走出来给记者带路,到地里找肖建波。她说:自已正在给地里的工人们做午饭。今天地里有60人在干活。大锅里焖了60斤大米,按一名工人吃一斤米的量准备的。这闻着很香的米正是九月丰农场自产的。
 

到了肖建波领人收割的田块,只见苍黄的稻地里,4台收割机来往作业(见图①)。田边,雇来的农民们忙着把水稻装袋、上车(见图②)。记者去年末在吉林市于广州举办的粳稻贡米展销会上见到过肖建波。那次,他带着自家产的袁氏国米去参展,他焖的米饭香气浓浓,吸引了不少广州市民。袁氏国米这个品名让人很容易联想到超级稻之父袁隆平。的确,肖家种的正是袁隆平下属团队研发的超级稻。
 

记者开门见山,问今秋的产销情况。肖建波说:他流转来200多公顷土地,还与当地农户签了100多公顷的稻米订单。这些地的大米产量将达到300万斤,销售额约在1000万元以上。这两天是抢收季,很多将土地流转给他的农民,都到他家来打工。因为基本是以销定产的,所以今秋他家的米不愁卖。
 

九月丰的客户大致分为三类:首先是域外的大米经销企业。今年,辽宁天龙米业、省九穗禾集团都订购了肖家的米。给的价格也好,一公顷多给了三四千元。这样100公顷的订购面积就可多收入三四十万元。九月丰农场自种的水稻,有一半都给了这两家订货商;第二类是专供方。安徽合肥的长三角企业家联盟,春天就包了肖家六七十公顷土地,设为其专供米生产基地。肖家在地里上的可视系统,让域外客商上网就能看到地里的实时生产情况。长三角企业家联盟方面对肖家的这种“看得见”的生产模式很认可。这些专供的稻米,他们运回去,或直销给企业家,或另外打包装销售;九月丰的第三类消费群体最具现代感。他们是玩私人订制的小客户群,其中尤以吉长两地的小企业主居多。这些小老板们,春天来看好地块,包上一亩地,立上自己的牌子,交4500元订金。到秋,九月丰就将收获的米给他们送上门去。一亩地能产1000斤米,一斤相当于4.5元。小老板们将这些私人订制的米送给客户或分给员工、亲友,都觉得挺有面子。当然,如果这些小户一次要不了这么多米,九月丰还提供免费冷库保鲜、分期供货服务。现在看,农场产的米,大有不够分的架式。好在,肖建波手头还有20公顷机动地春天没有预订出去。因为这20公顷是水淹地,如果雨水大,地会被淹,所以不能预订。但今年这地没上水,收成挺好。
 

现在,九月丰农场一天要外运4车共120吨稻米。买家遍布京、沪、广、深,甚至还有拉萨和香港的。记者问肖建波,他是怎么推广品牌的。他说:“没怎么推广呀。这些客户有在广州等展会上尝过我家米并留了联系方式的,也有很多是吃到朋友送来的袁氏国米后,按包装上的地址联系的,基本上就是口口相传吧。”
 

近几天,九月丰不断有贵客上门:广州康众之家食品有限公司的人来九月丰实地考察,准备进货。康众在广州开了4家实体店,专卖好油好米;深圳有家企业来与九月丰合作办了“吉林香维加农米业”有限公司,并在互联网上推出了“就近农场”营销平台,新印制的包装袋已经到货,现在就等着新米下来就上网推销了。肖建波说:看这趋势,明年要流转更多的土地才能满足需要。这两天,北京的认证机构即将到九月丰实地考察——袁氏国米的有机认证工作进展迅速。
 

作为一拉溪土生土长的粮农,如今肖建波的大米生意做大了:九月丰与国家粳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开展了合作。该中心将其良种试验基地设在了九月丰,今年搞了1000多个品系的试验示范。农场新建了144平方米的食堂,还在建专家宿舍。以后,研究中心的专家来就不用住镇里的小旅店了。11月份,他要去日本购买小型烘干机。听说那里有不加热的自然风干设备,这样风干的大米,口感会更好。
 

有专家指点,又获得了金融机构的扶持和市、县的品牌促销,肖建波对下一步走品牌发展之路很有信心。他说:小农户经营的时代必将消失。因为一家几公顷地,打粮不够装一车,没有自己的品牌,卖粮库1斤稻子不过1.5元左右,这样赚不到多少利润。只有加入专业合作社、集约经营,走品牌农业之路才能赢得市场。